国际在线专稿(记者 徐艺源):2017年3月底,日本警视厅逮捕一名中国男子,他涉嫌雇佣中国留学生在自己开的风俗店工作,在9年之间,营业额超过5亿日元(约合3000多万元人民币)。日本多家媒体报道了这一消息,在日本和国内一些论坛上也成为话题,人们聚焦的重点放在了“留学生卖淫”上。一时间,中国女留学生被蒙上了去日本后就会堕落的污名。实际上,这件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?在日本的中国女留学生都在干什么?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。

中国女留学生遭遇突如其来的污名

近日,一条有关中国留学生的新闻引起了很大话题。媒体报道中,使用的是这样的标题:

在这条新闻下面,我们看到的评论都是这样的:

记者看到这样的标题也是一惊。打开文章一看,发现内容是这样的:

38岁中国男子孙伟伟在日本开了风俗店,他雇佣持短期旅游签证去日本的中国女子,在日本当应召女郎。有100来名女子在这家店里“工作” 。他在业内网站上介绍自己店里的女孩,既能说英语、中文、又能说日文。而顾客大部分是中国人,还有在日本的墨西哥人等外国人。

警方逮捕涉案者

孙伟伟每次都到机场接送从中国来的女子,让她们在东京住下,有客人时,女子们便会上门服务。据报道,这些女子反复出入日本,就是为了在孙伟伟开的店里挣钱。从2008年开始的9年间,店里的营业额超过5亿日元。

到这里,整个案件中,并没有出现留学生。出场人物有风俗店经营者孙伟伟、从中国过去的若干卖淫女。

但此次,警察除了逮捕孙伟伟,还逮捕了另外三名中国人。包括一名28岁的男性留学生(被雇为司机,接送卖淫女子),一名21岁的私立大学女留学生(有报道说是店长,还有报道说是按摩女),一名30岁的男子(前台接待)。

由于日本不允许外国人在风俗业就业,所以28岁男性留学生也好,21岁女大学生也好,为这家店工作都是违法的,这也是他们被逮捕的理由。

但我们可以看出,虽然无法排除留学生从事色情活动,但这家店里从事色情服务的,基本都是持15天短期旅游签证去日本“上班”的卖淫女。

夸张的描述从哪里来?

那么,这个新闻标题是从哪里来的呢?记者去日本媒体查了查。

《产经新闻》:

「英語中国語対応」外国人向けデリヘル経営の中国人逮捕警視庁

TBS电视台

留学生の女らを派遣型風俗店で働かせた疑い、経営者ら逮捕

日本电视台

短期滞在の中国人女性を雇う男ら逮捕

朝日电视台

風俗店で留学生を働かせ…中国人経営者ら逮捕

可以看到,一些媒体没有使用留学生的字眼,而有些媒体提到了“让女留学生等在应召型风俗店工作”“雇留学生在风俗店工作”。

有的媒体还存在这样的描述:

“警視庁によると、この店は、外国人観光客を取り込むため、女性従業員が英語や中国語を話せることを売りにしていて、中国人留学生などおよそ100人を働かせ、9年間でおよそ5億円を売り上げていた。 ”

警视厅介绍,该店为了吸引外国游客,以女性员工会说英语、中文为卖点,雇佣中国留学生等约100人工作,在9年间获得约5亿日元营业额。

可以看出,一些报道巧妙地用擦边球的方式,特意突出了“女留学生”这点,让女留学生成为标题中的看点。

留学生正常打工就能过得很滋润

此次案件中,被捕的21岁私立大学女生交代说,自己在这里工作是为了赚取学费。

日本私立大学的学费较高,其他在私立大学上学的留学生,是怎么维持生活呢?

记者采访了一名在京都私立大学上研究生的女留学生。据她所说,家里每年给10万,学费大约需要四、五万,自己租房子需要5万左右。剩下的饮食费、旅游费用、买衣服添置家用等等,都需要自己打工赚取。

好在日本打工的机会很多,她做过酒店清扫、高级烤肉店店员等。这些收入足以维持生活,甚至可以有宽裕去买名牌包包。

“我们根本想不到要去风俗店工作,那是违法的。不违法也能过得很好,为什么要去风俗店?”

独立行政法人日本学生支援机构2017年3月末公布的统计显示,2016年度在日本留学的大陆留学生为98483人,占所有外国留学生的41.2%。该机构关于自费留学生的一项有关实际生活状态的统计显示,74.8%的外国留学生会去打工。他们当中有一半会从事餐饮业,每周打工时间基本为15到25个小时。

餐饮业是留学生兼职最多的地方

这些数据与记者接触到的留学生群体也非常吻合。

在日本大阪留学了4年的吴同学介绍说,在她身边,70%-80%的中国留学生都是由家长出学费,自己靠打工赚生活费。有些不打工的可能是语言水平不够,或者学业重没有时间。

她自己前前后后做过十来份工,包括中华料理店、日式料理店、酒店前台、中文家教、电器销售等等。一般同时会做一两份工,时薪大概在1000日元(约合人民币60元)左右,每月可以收入7-9万日元。她说:“作为一个学生来讲,生活还是挺滋润的。”

日本一般只允许留学生每周最多打工28小时,留学生会在平时晚上或休息日全天上班。“我们一般按照学业来调整时间,因为我们毕竟是来学习的,并且日本的研究生不好毕业,还是以学业为重。”

记者问道,你听说过中国留学生从事色情活动的吗?吴同学不假思索地说:“没有。”

“留学生”,未必真的是留学生

一位在日本的留学生在接受采访时说,“真正的留学生基本没有铤而走险的,不排除一些别有用心的人。”

据他所说,曾在兼职打工的时候,认识了以“留学”名义去日本,实则到处打好几份工专门赚钱的人。其中一些人在“在留资格”失效后,继续黑在日本,赚几年钱就回家做生意、娶媳妇……这些人也是日本警察的重点打击对象。

“所以说,在新闻报道中出现的‘留学生’,有时未必真的是留学生。”

记者查到一份来自日本法务省的数据,截至2015年,有1万多名中国人在日本失踪,也就是失去合法滞留身份后,黑在了日本。他们去日本的途径包括作为技能实习生、也包括留学等。

此案中的“鸡头”孙伟伟,则是在日本形成一套犯罪机制,暗中从事法律所禁止的外国人色情活动。在日媒此前的报道中,也有日本男子雇佣罗马尼亚妓女、泰国妓女以此种方式赚钱的案例。他们触犯的禁条都是——外国人不得在日本从事非法的色情活动。

中国留学生参与卖淫,与任何犯罪都一样,是非常可耻的。同样,与任何犯罪都一样,如何杜绝这种犯罪,才是重点所在。这需要日本人、日本政府、中国人、中国政府一起找到解决办法。而作为媒体,将一粒芝麻放大为最大看点,实在是有失职业道德。

责任编辑:陈忱

相关报道: